[替代役]我最想感謝的兩個人~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

首先我要回想起我剛到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的時候,那時候的我,就像是一隻被關很久的獅子,重現光明,回到大地的草原,我就好像回到高中的我一模一樣,我剛轉學到道明的時候,我給別人的感覺就是這樣,一個字『屌』跟目中無人,對,沒錯很多人跟我說過,如果在還沒完全認識我之前,一定會認定我是這個樣子,不管是以前,還是現在,我總是帶給大家這種感覺,無論是對女生,或者是對男生,而在剛到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,我就已經這樣了,在我的領域,我只要認為對的事情,就算是大家認為是對的,但是不能公開說的,我還是把事情鬧大了,所以那時候的我,大家都很害怕,怕我逃兵,怕我打架,怕我傷害其他替代役,我做人很真實,我從來不隱瞞自己的情緒,我想這也是我的缺點,所謂的要忍耐,在我身上看不到忍耐的跡象,所以我爸媽一致認為我以後出去外面公司工作一定會吃虧,當然我很不相信我會這樣,所以我在前三個月的高雄公司上班,我表現的非常好,在公司裡面,我是個開心果,跟公司全部的人出去聚餐,也都是以我當搞笑點,大家都還蠻喜歡我的,雖然我的舉動常常嚇到大家,大家都說我很敢說話,不過我始終認為大家都是朋友,相處久了,大家一致認為我很好相處,我果然都是要經過相處之後,大家才知道我真正的為人。 回到我剛到國史館文獻館,在經過兩個禮拜的徵選,總共有三個單位,整理組,採集組,編輯組,可以選擇20個替代役,而我是最後一個被選上的,因為我在兩個禮拜的專訓,鬧到大家雞飛狗跳,我能體會各組的組長不願意選我的原因,可是我非常感謝整理組的的鄒組長,他是唯一認定我的組長,他是第一順位選我的,因為他不相信我這麼壞,我非常的感謝他,當然我在這一年的當替代役,沒有另他失望,我對館內個貢獻,大家有目共睹,館長以我們整理組為榮,這點我非常高興,因為我做到了,我讓組長走路有風,我讓館長對我另眼看待。 另外我要感謝的這兩個人,都是整理組的人,一位是把整理組當作自己家的米姐,另一位就是坐在我隔壁的月鄉姐,這兩位,我非常非常的感謝,因為他們真的照顧我在當替代役的時候很多,也因為跟我的接觸,而讓他們被其他長官釘上,害他們被挨罵很多次,可是他們並不認為我這麼壞,可能我跟他們相處的還不錯,在這一年當中,常常提醒我很多事情,也很照顧我,常常買東西給我吃,米姐做事很認真,整理組因為有他,所以乾乾淨淨,也因為有她,所以我跟很多人中午的便當,都是他在幫忙處理訂購,我的中餐都是靠她了,她也常常帶家裏的東西給我吃,雖然她知道我很挑食,可是她還是帶很多我很愛吃得東西給我,平時常常提醒我要打卡,因為我常常做事情忘記打卡,我常常把事情當作是責任制,所以我工作時間很不固定,我沒有那種公務人員5點下班的那種觀念,哈哈反正在那邊很無聊,所以就蠻晚下班的,非常感謝她照顧了我一年,雖然因為我,害她常常被廖秘書或者是蕭編撰(女)念說常常跟我靠太近,我真的很感謝也很對不起她,另一位月鄉姐,雖然我跟她相處到去年12月底,然後因為一些原因,所以不能繼續待在館內,但是之後我都還有跟她密切聯絡,畢竟她也很照顧我,在辦公室,坐在我隔壁,因為我跟她爾而會聊天,她可能覺得我是個乖小孩,只不過個性有點衝動,所以有時候她會叫我忍耐,不要太衝動,我非常感謝她,因為她可以剋制我衝動的個性,常常教導我一些如何把事情做圓滑,因為我常常在館內當壞人,不過我對於館內工作的態度,已經傳遍整個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,包含台北的 國史館,我也不曉得我的事蹟是如何傳到那邊的,可能是我常常代表本館,到台北中央研究院開會吧,最後,這篇就是我對兩位的感謝,你們對我的一舉一動,我一定會記在腦袋,我不會忘記的,最後最後,我很高興上天安排我們的相遇,讓我認識你們,也讓你們對我操心了一整年,我除了能說感謝,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了,將來有機會,我一定會回到館內,跟大家聚一聚的。
  • aqua1983

    你明明就是超囂張的啊!!看來現在是越過越開心捏

  • 哈囉,我哪有很囂張阿,那是高中時候的事情了,懂嗎?什麼時候要來辦個高中同學會阿,XD,大家好久都沒有聯絡了。